江峰时刻:《周末漫谈》–希特勒的超级人种与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女婴

这个星期有个热门话题, 11 月 26 日星期一,中国深圳的科学家、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已经于 11 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大陆的人民网第一时间就把这个事情当作重大科技进步利好消息发出去了。说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然而,几个小时之后,这个新闻在全世界引起了惊涛骇浪,科技界、各国媒体异口同声的口诛笔伐。其实,早在现代科技诞生以前,人类就开始了“优生学”尝试。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有个著名的最后解决方案,来消灭犹太人,其实纳粹同时还有另一个同样臭名昭著的人种方案, 纳粹党卫军头目希姆莱成立了一个秘密机构 —— “生命之泉”来繁育 “纯种雅利安人”。

德国少女联盟那些被党洗脑的少女,就成了这项计划的首选。她们挨个通过了血缘测试,领取了在营地的假名,然后签下一份协议,保证所生的孩子归国家所有。与此同时,所有军人都收到了国家召唤,建议他们在奔赴战场前,至少为帝国留下一个孩子。

婴儿像流水线产品一样被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希特勒相信,多年以后,全世界都会因他的优生政策带来的人类进化而感恩戴德。“生命之泉”也一路扩张到被认为“具有种族价值”的挪威、法国、比利时等国。

因为医学科学伦理的红线不能够用于人类生殖领域的技术,为什么在中国却得以实现呢?

点击上面的音频/视频节目,听听江峰怎么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