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11月23日:拉贝日记——民间搜集南京大屠杀的证据

邵子平, 1936年出生于南京鼓楼医院,他的父亲叫邵毓麟,是民国外交官。一岁那年,他幸运的随父亲离开南京,躲开了一场大屠杀。后来迁居纽约的邵子平,内心中始终有一份对重现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不可抹去的历史担待。他说,如果不是跟着父亲离开了,他很有可能成为那几十万亡灵中的一个。

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和反思,中日两国是有演变的,日本不是没有机缘认错,中国也不是没有机会谴责追索。

南京大屠杀日军反人道暴行,最早披露的时候是1967年,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洞富雄发表南京大屠杀问题的调查和研究。日本对于侵华战争的反思掀开了一个序幕。

在日本真实反思战争罪行的时候,非常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在同一时期,毛泽东当面感谢日本首相,说要不是日本的入侵,共产党的革命就不会成功。

毛泽东至少六次感谢日本侵华。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丶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第438页中提到。)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讲过这段事情,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

《毛泽东文集第八卷》: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所以日本军阀丶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

1982年,日本极右翼篡改历史教科书,准备彻底否认侵华历史。中国由民间学者带动展开了对大屠杀的研究,并在1985年促成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落成。

为了还原历史真相,从八十年代开始,有大量的民间人士动用各种资源来搜集日本人的罪证。1993年邵子平专赴德国寻人。他首先找到了他在德国读书时候的同学,现在担任新教牧师的戴克,帮忙寻找拉贝。牧师戴克说,至少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找这个拉贝?

约翰·拉贝先生正在南京安全区的办公室工作的照片。在这里,拉贝先生写了《拉贝日记》(Wikimedia Commons)
约翰·拉贝先生正在南京安全区的办公室工作的照片。在这里,拉贝先生写了《拉贝日记》(Wikimedia Commons)

1882年11月23日,历史上的今天,约翰拉贝出生在德国汉堡。后来到中国经商,任西门子公司驻华总代表,曾代理德国纳粹党南京分部副部长。南京大屠杀时纳粹德国是日本的盟国,拉贝以其特殊的身份目击了日军在中国南京制造的南京大屠杀。

。。。。。。

安全区为大约25万中国难民提供了暂时栖身避难的场所。在拉贝自家的花园中亦庇护了600名左右的难民。

发表评论